首页 > 资讯 >

辗转隔世的爱恋

《辗转隔世的爱恋》第5章 命运的小小玩笑(二)

发表时间:2021-07-19 05:17:53

金山贾小斌小说名字叫作《转辗恍若隔世的爱恋》,提供更多金山贾小斌小说叫什么,金山贾小斌小说结局是什么。转辗恍若隔世的爱恋小说金山贾小斌节选:金山的生日,金山早以叫佣人把舞厅重新布置好,小炫从后门进了后台,换了了一件白色长裙,…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辗转隔世的爱恋》在线阅读>>

《《辗转隔世的爱恋》第5章 命运的小小玩笑(二)》精选:

金山贾大伟小说名字叫做《辗转隔世的爱恋》,这里提供金山贾大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,实力推荐。辗转隔世的爱恋小说精选:前两天小炫接到Ken的电话,要小炫这星期三的晚上八点去舞厅。小炫不知道那天是金山的生日,金山早已叫佣人把舞厅布置好,小炫从后门进了后台,换上了一件白色长裙,把长头发弄卷。Ken叫她唱《友谊万岁》,小炫觉得奇怪,平常的人都会点一些热门的歌。但既然有人要求了,就没想太多了。主持人Ken说完了开场白,灯光慢慢地移向小炫。小炫坐到钢琴前,静静地弹了起来,小炫渐渐地觉得多出了一把声音。小炫移动了身子,惊呆了,她看见了金山。金山穿着一条粉…

前两天小炫接到Ken的电话,要小炫这星期三的晚上八点去舞厅。小炫不知道那天是金山的生日,金山早已叫佣人把舞厅布置好,小炫从后门进了后台,换上了一件白色长裙,把长头发弄卷。Ken叫她唱《友谊万岁》,小炫觉得奇怪,平常的人都会点一些热门的歌。但既然有人要求了,就没想太多了。主持人Ken说完了开场白,灯光慢慢地移向小炫。小炫坐到钢琴前,静静地弹了起来,小炫渐渐地觉得多出了一把声音。小炫移动了身子,惊呆了,她看见了金山。金山穿着一条粉红色长裙,两人相得益彰。表演完了,小炫和金山走回后台。

“好紧张喔!小炫你平时是怎么上去的,我都快要吓死了。”金山双手捂住胸口。

“哈哈,第一次是这样的啦!”小炫对着镜子整理头发。小炫转过身子,看见贾大伟:“你怎么会来?”

“今天是金山的生日,是她邀请我们来的。不止我们,很多人都来了。”朱事的眼里总藏着温柔。

“看你出丑!”贾大伟笑着摸了摸小炫那把长及腰的头发。

“坏人!”小炫捶了贾大伟的胸口一下。“整天就只会挖苦我。”

“你的不幸是我的快乐。”贾大伟双手撑着腰,挺起了身子。“要不要合奏一曲《自由》?”说完一手压在小炫的头上。

“放手呀!傻瓜。”小炫用力地拉开他的手。

“叫一声帅哥,我就放了你。”

“别想!”贾大伟再用力地按。

“哎,哎,哎。帅哥!饶了我吧。”小炫还是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“听不到。大声点!”贾大伟高傲地抬起头。

“不要闹了!”朱事拌开贾大伟的手。

小炫伸出**,做了一个恐怖的鬼脸。“讨厌鬼!一个疯子,一个大傻瓜!”

“你说谁傻?”贾大伟一手捏着小炫的鼻子,高高地揪起。“买棺材不知道地方!”

“唉,你放手。”朱事再一次发挥他的诸事八卦的精神。拨开了贾大伟的手,“你看她那么瘦小,你也别老这样欺负人吧。弄伤了怎么办?”朱事挡在小炫的身前。生怕贾大伟再伤害她。

“一样的年纪,你怎么就不学学人?”小炫在朱事身后大声地对贾大伟叫。

“你……”贾大伟举起拳头,但又放下去。“他,块头大啊!”贾大伟拍了朱事的上臂一下,双手插在裤袋里,走出去了。瘦高的身影紧跟着,有一种酷酷帅帅的感觉。

“呆会儿找你。”朱事对小炫微笑了一个,跟着贾大伟出去了。

“小炫,准备一下,换你伴舞。”主持人Ben对后台说了一声。

“我也去,我也去。”金山也跟着换衣服:“其实,贾大伟是怎么了?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发疯了吧。”

一大早,小炫和金山说说笑笑地回到教室。为了考试科科合格,金山得苦读。

“别学得那么死板,要明白意思,理解才会记住。”小炫苦口婆心地跟金山说。

“你以为我是你呀?像我这种人就得和他们一样。”金山指了指周围。

“什么一样?”

“死读!”话毕,金山又钻进书里了。

三天的期末考试,在紧张的气氛中眨眼过去了。按照惯例,考完之后放几天假回来拿成绩。出乎人的意料之外,小炫竟然考砸了。金山考30名,小炫考33名。面对这样的成绩,小炫觉得对不起死去的爸爸。眼泪快要流出来,只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强忍着,因为她从小就习惯了。是残酷的生活训练出来的,眼泪是什么的味道,早已忘得一干二净。接着班主任进来,简单地说一下这次考试的情况。金山传了一张纸条给小炫:“这次考试有很多人作弊。特别是考10—25名的人。”

贾大伟伸长了头,把脸贴着小炫的头发。“你在干什么?”

小炫抬起头,赶紧捏着纸条。

“怕什么,情书呀?”贾大伟从小炫身后伸出另外一只手包在小炫那紧握的拳上。“给我看看,让我这位情圣帮帮你。”贾大伟一脸邪笑。

“缩手。”小炫狠狠地拍了贾大伟的手背。

“用得着吗?女生。”贾大伟看了看被打红的手。

“哎,你坐下来吧。”朱事拉着贾大伟的衣服。

班主任交代了一些安全的事,然后大家一哄而散地开心放暑假。

小炫忘记了考试的不开心了,悲伤总不能一直残留在心里。因为上大学的钱是要很多的,放假的第一天,小炫就上理发店把那把长发剪掉,并且便价地卖给店长。把头发剪得短小的,看上去还是挺清爽的。工作是没有放假的,小炫除了晚上的工作之外,还另外找了一份推销的工作。小炫的推销主要是在一些巷子或住宅区。

小炫今天是第一天工作,走到了一个住宅区。看见一道红色的大门,家境应该不差。小炫按了一下门铃,一位老婆婆开了门。“你好,婆婆。我是这个XX牛奶的推销员。”小炫从包中拿出了一张传单。“我们这种牛奶是一早从农场运过来的,然后经过高温的消毒,是非常的新鲜和安全的。而且现在如果你订一个月的话,我们会送你一个保温瓶。”

“我们这些老婆婆都不喝牛奶的。”老婆婆说。

“那你们的孙子也要喝呀!小孩子在发育阶段一定要多喝牛奶,这样子才长的高。而且我们的种类很多,你先看看样品。”小炫从包里拿出一些彩图。“我们有瓶装,袋装,还有杯装。瓶子我们会有人专门收回,不会有麻烦。”

“这样呀?”

“你可以先订一瓶,我们也会专门送的。”

“那好,我孙子很瘦。那就订两瓶吧,明天八点送就行。”

“好,谢谢!我先抄一下地址。谢谢婆婆,这是我的电话号码,如果你还想订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。谢谢。”小炫抄了地址就走了。赶着下一家屋,今天的收获不错,一条巷子有十三家订奶。小炫回家后,洗了个澡接着就去舞厅了。直到凌晨两点,小炫才回家。

早上八点,小炫被一个电话吵醒了。小炫从床爬了起来,窗有一点蒙,因为又下雨了。天气就是这样子,细雨连绵不断,但总会雨过天晴。小炫连忙去接电话,原来是昨天的老婆婆打来的。老婆婆要小炫今天去她家,因为有几家也要订奶,这都是老婆婆介绍的生意。小炫听完电话就立即换衣服,赶去老婆婆家。

小炫走到老婆婆家,小炫按了一下门铃。

“等一下。”门后传来一把男声,接着一阵急速的脚步声,“咔嚓”,门开了。小炫抬起头,瞪大了眼睛。看见贾大伟穿着睡衣站在自己跟前。“哎,怎么是你呀?”贾大伟打了一个哈欠。

“你刷牙了没?好臭哦!”小炫捏住了鼻子。

“你说什么!我臭?你快点进来啦,我奶奶在里面。”贾大伟拉着小炫进屋。

“奶奶,她来了。”贾大伟抓着一头蓬松的头发绕了几下,上楼了。

“大伟,你不招呼一下人?”奶奶正收拾早餐的碗。

“奶奶,你也让我换见衣服吧!而且我急。”贾大伟慢条斯理地走上楼。

“他是这样子的。别见怪!你先等一下,我的朋友很快就来的。”老婆婆拿着碗出去了。空荡荡的厅里就只有小炫一个人,厅很大,但空气中却有一种寂寞的味道。过了约十多分钟,有人按门。

“小姐,你帮我去开一下门。”奶奶从厨房里对着大厅的小炫喊了一声。

“哦,知道了婆婆。”小炫走去开门。看见几位老婆婆和阿姨,“请进!”

“这个新请的工人怎么那么瘦,能干活吗?”一位长发阿姨说。

“我不是这里的工人啦。”小炫小声地说:“你们请进!”小炫和他们坐在厅里,老婆婆进来了。

“小姐,他们就是我要介绍给你的客人。”

“哦!”于是小炫就努力地推销自己的牛奶。阿姨婆婆们都订了一个月的定单,这试贾大伟从楼下来了。怎么能和刚才差那么远呀!小炫回头瞟了一眼贾大伟,然后又回过头继续她的推销。贾大伟身穿一件白色的津领宽身毛衣,一条黑色的牛仔裤,稍长的头发梳得直直黑黑的。与刚才那副睡意未浓,衣衫不整的样子简直是不同一个人。更加验证了一句话:“世上没有丑女人,只有懒女人。”男人也一样。这个早上小炫可以说是做了一笔大生意。

“小炫原来你是我们家大伟的同学,留下来吃饭吧。”老婆婆拉着小炫的手。“我去准备饭菜,他妈妈和爸爸也会回来吃饭。”

“什么?婆婆你是说贾大伟的妈妈也回来,吃饭?”

“虽然他们很忙,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你来了,就说立即回来。”婆婆正在洗米。

“那婆婆更加不用了。”

“不怕,你先出去。这里有我,你去陪陪大伟吧!”老婆婆把小炫推出了厨房。

“陪他?为什么?把我当成什么了?”不,他妈妈那么恐怖,小炫觉得还是先走好啦。

“在叽里咕噜说什么?”贾大伟正站在小炫的背后。

小炫转过头,“你怎么在这里?想吓死人呀!”贾大伟微微地笑了。“对了,我要走了。你妈妈真的很恐怖!虽然我这么说是很没有礼貌。”

“为什么剪个这样的头,那么短。”贾大伟把手按在小炫的头上。

“不是呀!挺清爽的。”

“还不到正真炎热的夏天,到夏天要把它留长。”贾大伟从背后把手搭在小炫的两边肩上。“要长高,就要打好基础,听见没有?”

“不跟你说了,我真的要走了。”小炫从客厅背着袋子走了,贾大伟也跟着出去。

小炫走出了巷子,口渴了,想到对面买水。车太多了,根本就没有办法过马路。突然有一个皮球撞到了小炫的脚。小炫把皮球拾起。

“姐姐,是我们的。”

小炫拿着皮球左看看右看看,没有车就往小孩子走去,还看见了贾大伟和那群孩子在一起。一下刹车的声音,小炫被一辆大货车撞倒在地上,皮球滚到了贾大伟的脚边。贾大伟看到眼前的情况心中不免打了一个寒碜,却又马上回国了神立刻向小炫跑过去。

慌乱中贾大伟拼命地想把小炫救出来,可是小炫被大货车紧紧地压着。等到救护车来了,贾大伟也跟去了医院。小炫的妈妈和朱事,还有金山也赶来了。小炫的妈妈看见贾大伟身上的白毛衣都染成红色,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。贾大伟只是呆呆地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,最后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。

小炫的妈妈拉着医生的衣服。“我,我女儿怎么样呢?医生!”

“太太,很对不起。我们无能为力。你们还是准备好她的身后事吧。”医生走了,小炫妈妈被金山扶着颠簸地走进去,看着小炫惨白的脸,哭得晕倒在地上。朱事扶起了小炫的妈妈去急诊科,金山站在那里,看着小炫,眼泪一滴一滴地流。就像春天早上的雨滴,但如今的窗外阳光明媚。

金山望了望窗外的阳光,“希望温暖的阳光能让你重生。”金山打开了窗,跪在窗口边。

贾大伟依然一动不动地整个人坐在走廊上,一直没有进去看小炫,也没有流眼泪。

空荡荡的走廊里,有一种寂寞的味道。

辗转隔世的爱恋
辗转隔世的爱恋
《转辗恍若隔世的爱恋》写的一本玄幻小说,主要原因讲诉朱事,金山,贾大伟之间的故事。转辗恍若隔世的爱恋欢迎在线阅读!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