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辗转隔世的爱恋

《辗转隔世的爱恋》第3章 萌芽的爱恋(三)

发表时间:2021-07-19 05:17:53

金山贾小斌小说名字叫作《转辗恍若隔世的爱恋》,提供更多金山贾小斌小说书名,金山贾小斌小说在哪看。转辗恍若隔世的爱恋小说金山贾小斌节选:金山很好奇地问。“理由不多,皆因他长得丑,这理由了是十分充分地啦。”“矮冬瓜,你说什么…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辗转隔世的爱恋》在线阅读>>

《《辗转隔世的爱恋》第3章 萌芽的爱恋(三)》精选:

金山贾大伟小说名字叫做《辗转隔世的爱恋》,这里提供金山贾大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,实力推荐。辗转隔世的爱恋小说精选:“‘退隐江湖’你什么时候出过‘江湖’呀?我倒好奇要听听你弹的琴是否这样好听。”张老师带着讽刺的表情瞟了一下贾大伟。“不用说什么呢,我是不会再弹琴的。”贾大伟脸上有一点不高兴。“不敢呢,还是不会,还是真的‘退隐’呢?弹一弹就知道是龙是凤还是一条虫。”小炫用讥笑的语气说。“不必用‘激将法’,我是不会上当的。”贾大伟微微地低下头。“老师我看他一定是不会,所以才用这样的借口来狡辩。”小炫想弄他一把,为报那晚的心头大恨,让他当众出丑。“小妞,想…

“‘退隐江湖’你什么时候出过‘江湖’呀?我倒好奇要听听你弹的琴是否这样好听。”张老师带着讽刺的表情瞟了一下贾大伟。

“不用说什么呢,我是不会再弹琴的。”贾大伟脸上有一点不高兴。

“不敢呢,还是不会,还是真的‘退隐’呢?弹一弹就知道是龙是凤还是一条虫。”小炫用讥笑的语气说。

“不必用‘激将法’,我是不会上当的。”贾大伟微微地低下头。

“老师我看他一定是不会,所以才用这样的借口来狡辩。”小炫想弄他一把,为报那晚的心头大恨,让他当众出丑。

“小妞,想当年本大爷弹琴弹得出神入化时,你还在吃奶呢。”贾大伟气愤了。

“算了算了,张老师,既然不会又何必强人所难呐。不弹就算了”。朱事在一旁窃窃地说。

“不会就不要死撑,很容易气坏的。”小炫偷偷地说。

“为什么小炫你总是针对贾大伟呢?他惹火你吗?”金山好奇地问。

“理由不多,只因他长得丑,这理由已经是非常充分啦。”

“矮冬瓜,你说什么,揍得少呀。三八,小心嘴生毒瘤,到时候没有人听你唱歌”。贾大伟一边阴笑一边大声地说。

“**!”小炫恼怒的说。

“算了,算了。见大家今天这么高兴,本大爷就破戒为大家弹一曲。有一个成语好像是这样说的......对,就是‘洗耳恭听’。别让人以为我是不学无术”。

说完,贾大伟就举起手,拉起衣袖。贾大伟开始弹了。果然是名不虚传,节奏稳,拍子准,有感情,令人与外面的雨声产生联想,让人想起一段一段收藏在心中的伤心事。好一首《爱如潮水》,简直是天籁之音。轻慢地节奏与小雨的声音相结合,开始是淡淡的,突然,高潮起伏,特别是最后的部分,激情高昂。弹完之后,张老师拍手叫好。

“是有真才实料,不悔是八级钢琴手。”张老师带着惊讶的表情再一次拍手,其他同学也被贾大伟的琴声所改观对他的看法。

“大伟,我虽然不会欣赏音乐,但弹得真好,原来母爱是真得这么伟大。”朱事感慨地说

“闭嘴呀!谁叫你说这么大声呀,想死呀!”贾大伟用力地捂住朱事的嘴。

“你放手啦,变态佬。我快窒息啦。”朱事一边挣扎一边说。

“放就放啦,你不乱说话,我就会放了。”

叮叮叮,下课的铃声再度响起,“好了,你两别闹了。下课了。”张老师微微笑着说。

学生们断断续续地走出课室。“小炫,你常说贾大伟不学无术。你看现在,要弹出这样好听的曲子一定要花很大的功夫。他应该不会是那些好吃懒做的大少爷。你以后不要无理的骂他了。”金山摆出一副很有学问的样子。

“对,对。他永远是最好的,对不对。”小炫苦笑着。

“别这样夸我,我很容易骄傲。”贾大伟突然从小炫和金山的身后出现。

“你是鬼呀!偷听人说话。”小炫气愤地说。

“如果是称赞我的话,这不算是偷听吧”。说完贾大伟就从她们中间走过。

“哈!竟然有个人这么奇怪。金山,像这样的人你可要特别小心。”小炫摇了摇头:“小女孩。”小炫摸着金山的头。

“你变态呀!人家是长得帅,你可不要妒忌,男人婆。”金山说完哈哈地笑起来。

“你说什么,小心我捶你。”小炫追着金山。

两人消失在雨中。零星的小雨泛起白白地雾,欢快的背影为这沉寂的初春添上一份隐含的美。

两人嘻嘻哈哈地走进教室。“嘿,小炫,今晚你好像要工作吧。”

“为什么这样问?”小炫摸了摸头。

“没什么!”金山慢慢地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金山快要生日,她想请小炫参加她的晚会。小炫是个马大哈,除了知识不忘,其他的一些生活事情很容易忘记,即使你刚才对她说的,转个弯她就会不记得了。更何况是只有一年才一次的生日。金山的父亲是某企业的大股东,所以金山有时难免会有一些大小姐的脾气。金山打头一天看见贾大伟就已经对他有好感,更何况刚才贾大伟这样深情的弹钢琴的样子。凡是有一种才艺的男生都会比较受女生的欢迎,无论是不是有才德的。从小就娇生惯养的金山,即使小炫那晚要上班,金山也会帮她请假来参加她的生日。也许天就是这么不从人意,刚好小炫就要上班。金山就知道小炫不能请假但小炫又是她唯一的朋友。因为在班上谁都知道她家有钱,决大部分的人觉得有钱人家的女儿有大小姐脾气,所以抗拒她。何况金山每天上学都是坐豪华轿车的,何不惹人嫉妒呢?惟独只有小炫,金山彻底地知道小炫不会因为自己的钱才靠近她,这决不像坐在她身后的王渊。金山决定自己生日的那天把小炫工作的舞厅包下来,要给小炫一个惊喜。

这天的晚修,所有人都在为快到的期末考试做准备。课室里很安静,贾大伟传了一张纸条给小炫。

你最害怕的是什么?

你先回答。

我先问你。

问者先答,听过没?

我喜欢颠倒过来。

我最害怕的是别人让我选择。

为什么?

因为我害怕把时间放在选择的身上,选择要花很多时间去考虑。而我是一个怕动脑筋的人。

看得出来。我终于明白你的理科为什么考那么差。

又说我。到你呢?

我天不怕地不怕,没有什么可以让我觉得害怕。

你这样是套我呀。

别说得那么难听。

小炫觉得这个贾大伟很无聊就没有再把纸条传过去了。继续自己的复习。贾大伟伸长脖子看看小炫,见她正努力地复习,自己也不好意思打扰了,转过身和朱事谈了起来。丁铃铃的放学铃响了,贾大伟永远都是跑最快的一个,像风一样的跑出了校门。小炫也不弱,因为还要赶着去上班。

“小炫,明天见!”金山对小炫挥了挥手,就上了车回家了。

“再见!”小炫也骑着单车往舞厅去。

还是这样一群夜不归宿的男男女女在跳舞。歌厅里还有一些是不满十六岁的,其实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。

“Ben,今晚我要做什么?”小炫收起了雨伞。

“不用复习吗?听说好像快要考试呢。”Ben看了看台。

“对呀!”

“哎,小炫我这就不懂。为什么你们这些年轻人那么喜欢到舞厅?”

“这问题我很难答你。我又不是他们,我怎么会知道。唔……我觉得有一个人会知道。”小炫思考了一下。

“小炫,待回儿你出去打一下碟。Jason请假了。就这样。”啊BEN扔下这句话又急急忙忙地跑了

“哦。”小炫应了一声。看了看窗外的雨,很小的一颗但很密,像绒线一样。小炫挑了一件红色的衣服,准备等下上台穿的。

“啊,对了小炫。以后的几个星期你都不用来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小炫慌慌张张地问。

“没什么。只是你要考试了,让你好好地复习。我以前就是不用功读书,现在就这样。”

“Ben,别这样。行行出状元嘛!”小炫换了衣服就上了台。一直工作到凌晨的两点左右才下班。走出门是还看见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女孩被一名大约三十多的人带走。小炫也不想管这么多,反正管也管不着。骑车走回家,天没有下雨,闻到一股雨后清新的味道,这只有在深夜里才能闻得到。打开家门,妈妈也早早地睡了。小炫洗了个热水澡也甜甜地睡了。

天快亮了,妈妈叫醒了小炫,朦朦胧胧之中小炫爬了起来。小炫刷了牙,洗了脸,一边骑车一边吃着面包上学了。小炫带着还没有睡醒的灵魂走在走廊上。

“早呀!矮冬瓜。睡死了没?”贾大伟用力地按着小炫的头。

“**!一大早就那么口臭。走路小心点,长那么高小心摔死你!”小炫也用力地推开贾大伟的手。

“哎?看来还不死喔!”贾大伟再用力地按。

“**假伟大!”小炫握着他的手。

“哈哈。”贾大伟大笑了起来。就这样的,贾大伟一直按着小炫的头走进课室。

“哈哈!大伟你这……这是干什么?”朱事捧着肚子大笑。

“看吧。这身高是不是很悬殊啊!”贾大伟得意地说。

“放手!你这死变态。”小炫拼命地挣扎。贾大伟按着小炫走到了位置上才放手。

“哈哈哈!”贾大伟狂傲地笑。

“死变态!你去死吧。”说完,小炫就狠狠地踢了贾大伟的小腿。

“啊!你……”贾大伟嘟长了嘴又笑了。

“好啦!上课了。翻开课本的十五页。”李老师一边走进教室一边说。一堂语文课下来,人可累了一半。“啊,对了。大家别走,明天是清明节,学校说放假一天。”李老师说完就在全班的欢呼声中离开了教室。

放学了,小炫骑车回了家。“小炫回来了!明天是清明节,学校有说放假吗?”妈妈一边切菜一边问。

“有呀?我们明天去祭祀爸爸吗?”小炫放下书包,喝了一口白开水。

“去。当然去。还要买他最喜欢吃的鱼去。”

“知道了。妈,可以开饭了吗?”小炫摸了摸肚子。

“那你进来帮忙呀!懒虫。对了,你是不是给人‘炒鱿鱼’了,这几天都不见你上舞厅?”

“不是。因为快考试了。”

“还好。上高二了,要选哪科?”

“地理吧。”

“有前途吗?还是快点找个金龟婿好。”

“知道了,我会努力的。”

“吃饭。”妈妈把菜端出来,小炫摆好碗和筷子。

这一天的早上,小炫和妈妈就来到了爸爸的坟前。妈妈摆好了东西,烧了一些箔金。“小炫,给我买点水,我渴了。”

“好。”小炫跑到下面的士多店买了水,又跑回坟墓。看见妈妈正挨着墓碑哭了起来。小炫很想走过去和妈妈一起哭,可是仿佛有一种力量拉着小炫。小炫用力地挣扎,但又摆脱不了。它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,让人窒息。小炫也很想和妈妈一起流泪,但眼泪怎么逼也不出来。“我是否就是一个冷血的人?”小炫蹲在那里,不敢喊也哭不出,更加不能动。

“小炫?!”妈妈抬起头看见了小炫。

“妈,我……我。爸,爸。”小炫像吃了一块肉却哽咽在喉咙,发不出声音。

妈妈跑过去抱着小炫,“小炫!”

“妈,为什么我不能像你这样哭出来?为什么我没有眼泪流下来?为什么?我要哭!为什么我对爸爸会没有感情?妈!”小炫努力地闭着眼睛。

“哭不出来就算了。别勉强自己。”妈妈停止了抽咽。“好了,回家吧。”

明天一早,小炫很早就坐在座位上了。第一节是无聊至极的数学课,小炫早已在位置上打瞌睡了。听那数学老师说什么反三角函数,什么正玄,余玄的,根本就像听天书一样。就如要方世玉不打架,林方文不流浪,阿Q变聪明一样,是无可能发生的事。而第二节是不是物理课,我们的物理老师是一个非常爱炫耀的人。老说自己年轻有为,说什么要不是因为校长高薪请他,他还不肯来这里教书。就这样小炫熬过了一节课,实在是太无聊了!但又可以做什么呢?于是小炫写了一张纸条给贾大伟。

有什么方法可以哭?

为什么这样问?切洋葱吧,可能有效。

我尝试过了,但没有用。

那是因为你是个无情的人。我啊,现在也欲哭无泪。

为什么?

猜一下。

我知道了,一定是给女孩子甩了。

如果是被女孩甩,那还算是我贾大伟吗。

看来你也不能帮我解决问题的。

可别这么说,孩子。我还是爱你的。

白痴!

“哎,大伟,你和谁传纸条?”朱事放下了受中的笔问。

“读书吧你,还管我。你不好好读书到时候的期末考试谁给我答案。”贾大伟把纸条捏成一团。

“你要自己用功呀!何况期末的考试是三十人一个室,怎么作弊呀?你不是从来考试都不作弊的吗?而且你又不担心考试的成绩,为什么这次你那么着紧呀?而你……”

“哎呀,你怎么那么八婆!读书吧你。”贾大伟拍了一下朱事的书。

日落西山,春天的太阳总是很早下山。虽然有太阳,但天还是会下一点点鹅毛的雨,不是很大,也不会把人的身弄湿。只是轻轻地一滴,不真正地用心是感受不到的。小炫坐在位置上复习着化学,在理科上就惟有化学可以合格。晚修开始了,和往常一样,没有老师来。

如果下一辈子你可以选择的话,你要做什么?什么都行。

那你呢?问者先答。

不,你先说。

做一个永远都不会长大的婴儿。

我要做百万富翁。

贪钱的人,为什么?

有钱嘛,就可以风流快活过一世,人生得意须尽欢。

欢你个头!BB好,永远都有人疼爱。

好你个头!外出不便,拿东西又不够高,又不能开车,又不能拍拖……

外出会有人照顾,长得矮比较安全。而且男女老少都喜欢BB。

就算是你也要慢慢地想清楚。要不然这就一辈子。而且当你所有的亲人都死光了,谁会照顾你呀?而你一个BB又能做些什么?

那有孤儿院。

你不觉得你这样像一个废人吗?

你都不懂,你已经老了。

你怎么就那么任性?

不跟你说了,疯子!

谁才疯呢?

辗转隔世的爱恋
辗转隔世的爱恋
《转辗恍若隔世的爱恋》写的一本玄幻小说,主要原因讲诉朱事,金山,贾大伟之间的故事。转辗恍若隔世的爱恋欢迎在线阅读!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