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司徒山空传

《司徒山空传》第八章.西洋教堂

发表时间:2021-07-20 21:19:20

施工队小说名字叫作《司徒山空传》,提供更多司徒山空传施工队小说全文深度阅读,司徒山空传施工队比较完整版。司徒山空传小说施工队节选:施工队来了以后就会出现了是吗?村民点了点头说是的,村里人都说施工队放炸药惊走了山里的猛兽,那个…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司徒山空传》在线阅读>>

《《司徒山空传》第八章.西洋教堂》精选:

施工队小说名字叫做《司徒山空传》,这里提供施工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,实力推荐。司徒山空传小说精选:村民接着说,他是全村第一个这么近看到过黑袍女鬼的人,跑回家关着门自己呆了一夜,都还想不明白到底是自己真撞鬼了还是产生幻觉了。这件事也就没敢跟别人说,连自己老婆都没告诉。但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,村里陆续有人遇到过这样的事,遇到的方式虽然各有不同,但是地方都是在小树林附近,于是这件事就在村子里传开了,我才知道原来不是自己疯了,才敢把这件事说出来。师父又问道,那么我听说以前也从没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自打修中心小学的那…

村民接着说,他是全村第一个这么近看到过黑袍女鬼的人,跑回家关着门自己呆了一夜,都还想不明白到底是自己真撞鬼了还是产生幻觉了。

这件事也就没敢跟别人说,连自己老婆都没告诉。但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,村里陆续有人遇到过这样的事,遇到的方式虽然各有不同,但是地方都是在小树林附近,于是这件事就在村子里传开了,我才知道原来不是自己疯了,才敢把这件事说出来。

师父又问道,那么我听说以前也从没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自打修中心小学的那个施工队来了以后就出现了是吗?村民点点头说是的,村里人都说施工队放炸药惊走了山里的猛兽,那个黑袍子女鬼就是被野兽咬死的,野兽走了它就又出来了。师父问他,那村子里以前有没有你看到的那个女鬼模样的人死掉?

村民想了想说,这村子就这么大,家家户户都互相认识,如果有谁家的人长这个样子,他一定会记得的,但是他印象当中是没有这样一个女人的。师父大概是感觉继续追问也问不出更多的答案了,于是就安慰了村民几句,带着我离开了他家。

师父对我说,看样子这些怪事跟那个来修学校的施工队是有关系的,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,难道说是因为开挖建设坏了这地方的风水吗?这些村民的口述中,能够分辨出这的确是鬼的所谓,并不是什么精怪现象。

可如果是鬼的话,那必须要先死人才对啊,换句话说,要么这里死过一个人,这个人是女的,身材高大,生前钟爱黑色带帽子的袍子或者死的时候是穿着这身衣服下葬的;要么就是这施工队到这里来的时候带了些外面的奇怪东西进来,但是这个可能性相当低,如果这是个闹事的鬼的话,那施工队还不早就被闹了个天翻地覆?

我没有说话,其实我困扰的也是这个,完全说不通啊。师父想了想对我说,你岁数小脚步快,你现在赶紧跑去刘老先生家里问问,那施工队在什么地方。于是我赶紧就跑了过去。这村子非常小,从村头到村尾按照我跑动的速度也就七八分钟。到了刘老先生家后,我就把师父的问题转达了一下,但是刘老先生告诉我,施工队小半个月前就已经完成施工后离开了,在这村子的另一头,旧房基础上改建了学校,你一直朝着出村的方向走,看到有个尖顶房子上插着国旗,那就是中心小学。

谢过刘老先生后,我又飞快地跑回了师父身边,我知道,师父下一步一定是到我到那个施工队待过的地方去看看的,不管两者有没有关系,此刻师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条线索的。

师父带着我走到了那个中心小学,我才发现那是一栋小小的西洋建筑,我是城里人,所以我知道那个房子在改建成小学之前,一定是个教堂。

看上去还是有不少年头了,但是施工队刚走不久,又还没到报名开学的时间,所以看上去冷清清的。师父带着我走到学校里头,有一个村民模样的妇女在打扫着操场,说是操场,其实就是一块整平后的土坝子。

师父走上前去问好,然后对她说,大姐你好,我是刘老先生请来的朋友,想来跟你了解点情况呀,请问你是这村子里的人吗?大姐憨厚地笑着点头,说自己是村子里谁谁家的**妇,村里的小学要开学了,不光是自己村里的孩子要来这里上学,邻村的孩子也会来,所以要提前打扫一下,这才现在忙活呢。

师父大概是看对方是女的,也就没好意思直切主题,二叔绕着弯问,刘老先生也是让我来看看这地方怎么样,大姐你在这里的时间比较久,这里有什么现在还不够完善的地方吗?

大姐说,没什么了,都挺好的,教室也漂亮,过两天还要送几个皮球过来,孩子们下课的时候也可以玩儿。师父问道,我看着房子是以前的洋人教堂改建的啊,都改了哪些地方。大姐介绍说,就把以前的祷告厅隔起来了,做了几间教室和一个办公室而已。之前这里又没水又没电,前阵子有施工队来把哪些快塌了的偏房拆了,地窖也炸了改成了化粪池,这洋人的房子结实,费了不少劲呢。

我和师父对望一眼,大概先前那些村民说的施工队爆破,应该指的就是这个。不过那个大姐突然又说道,但是现在的改建虽然大模子是没问题了,但是有些地方还是不够好,例如这附近地势开阔,只要一刮风满栋楼的窗户都跟着被吹得哐哐响。还有就是电灯好像接触不太好,白天看得见倒不用开灯,一到晚上就时明时暗的,有时候直接灭了不亮,取下电灯来检查却又好好的。

这一点引起了师父的注意,而之前在师父家里学习的时候,他也曾告诉过我,如果有鬼怪出现的话,周围的东西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些影响,例如电灯,例如收音机的声音,甚至是蜡烛上火苗摆动的方式等。所以当这个大姐说出电路也许有问题的时候,似乎是给了师父一个稍微明确的信号:这里假如电路没有故障,那就一定有古怪的东西存在。

如此一来,这个教堂改建的小学和村子里小树林闹鬼的事情,似乎在时间上就契合在了一起,也说明无论大小,这两者至少是有些关联的。

于是师父立刻问大姐,这个地方在没改建成小学之前,是一直空着的,还是有别的用途。因为在那个年代,解放初期的时候很多教会都因为战乱的关系暂时离开了,所以这里之前的日子一直闲置的可能性非常大。果然大姐说,这里一直空着的,连个门都没有。

听说是清朝时候修建的,村里的老人都说没见过这里有传教士,荒废了很多年了。现在这学校的操场,就是以前的村民开辟出来的菜地,房子里除了一堆破损的东西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,那个地窖是砖封住门的,没人去撬开过,也就不知道里面有什么。

我心想,如果这教堂的人走了,没理由单独还封住地窖啊,而且这地窖是被施工队炸开的,紧接着一系列怪事就出现了,某种程度上来说,被炸的地窖应该是一个值得调查的地方。果然师父就对大姐说,那麻烦你带我们到地窖的地方去看看吧。大姐却说已经炸掉回填了,现在就只剩下个地窖盖子了,师父说没关系,带我去看看这地窖盖子就是。

于是大姐带着师父和我走到那个看上去差不多半扇门大的地窖口,然后说你们自己慢慢看,接着就继续忙活自己的去了。

等大姐走远了,我低声问师父说,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她村子里闹鬼的事,这样她还能知道咱们是来干嘛的。师父也压低声音跟我说,傻小子,你记住,我们这行有时候就得这样,当你表明来意后,许多事情都会因为人的关系产生判断上的倾斜,这法子在面对那些事件的亲身经历者来说当然是最有用的,但是对于这种大姐来讲的话就不一定了。咱们东打一枪西开一炮的,从一些看似不相关的地方打听,心里也是有答案的,而这个大姐却不知道咱们要干什么。正因为不明白咱们的真实意图,她才会知道什么就说什么,而且都是实话!

我心里暗暗佩服,师父如果不是个道士的话,去做个骗子应该也能发家致富吧。于是我问师父说,那现在怎么办,虽然找到了这地窖口子,但是知道这背后就是化粪池,炸都炸得一干二净了,还怎么查呀,就算知道这里有问题,进不去也没办法,谁还会没事往化粪池里钻啊。

师父瞪了我一眼说,你懂个屁,查事情不一定要进入到最深处,尤其是现在这种压根没办法进去的情况下,只要找到有关联的东西,一碗水加就可以查个七八分准。

你还记得出门前我跟你说要开始教你法术了吗?这就是最基础的一种,是一种水法。你别急,先看我做,回头这事结束了,我会教你的。

我不说话了,聚精会神地看着,师父从包里取出一个瓷碗,让我去问大姐讨碗水喝,大姐很热情地给我倒了满满一碗,我端回给师父的时候,却被师父倒掉了一半,他告诉我要不了这么多,一般就足够了,接着他点燃一张预先画好的符咒,一边烧一边在自己面前悬空画下了一个大圆圈,嘴里还伴随着咒语的念诵。

在符咒即将烧完的时候,将连着烧过的纸灰的符咒丢在了碗里,火一下子就灭了,还剩下拇指大一小段没有烧尽,但是灰却大多数融进了水里,说来也奇怪,那灰遇到水竟然不会把水搅浑,而是缓缓地沉入碗底,再慢慢散开,只在灰的边缘留下一层半透明灰白色的晕,师父右手捏了个指决,沿着碗的边缘逆时针游走了几圈后,就做了一个弹的动作,好像是把手指上的东西弹进碗里一般。这时候,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碗底的黑色符咒灰,竟然慢慢聚拢在一起,变成一个好像站着的人的形状。

看到我吃惊的表情,师父有些得意。他问我说,你看这碗里的显像,像不像那个穿着黑袍子的女鬼?

司徒山空传
司徒山空传
《司徒山空传》写的一本小说,主要原因讲诉刘老先生,施工队之间的故事。司徒山空传约1010000字,评论交流在线阅读!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