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重生年代之手里有矿

第三十六章 打脸(2)

发表时间:2022-07-04 13:50:21

顾大伯一声令下,一众顾家子侄统统“嗷”一声欢呼雀跃,就像打胜仗的士兵,欢呼雀跃着去拾掇东西去了。“大花妹子,今儿个谢谢您你啊,早上和大柱一同来,今儿个有鱼俺哥俩喝一盅。”顾大伯对苏大花地说。“不去了大哥,俺也没帮上什么忙,哪好意思让大嫂子过意不去。恁家里有客“大花妹子,今儿谢谢你啊,晚上和大柱一起来,今儿有鱼俺哥俩喝一盅。”顾大伯对苏大花说道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重生年代之手里有矿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三十六章 打脸(2)》精选:

顾大伯一声令下,一众顾家子侄全都“嗷”一声欢呼,就像打胜仗的士兵,欢呼着去收拾东西去了。

“大花妹子,今儿谢谢你啊,晚上和大柱一起来,今儿有鱼俺哥俩喝一盅。”顾大伯对苏大花说道。

“不去了大哥,俺也没帮上什么忙,哪好意思让大嫂子破费。恁家里有客,赶紧回去招待客人吧。你放心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,呵呵,以后啊别闹这些没用的了,一个村住着,以后见面多尴尬。”苏大花讪笑着说。她也挺不好意思的,陆玉荣整的什么事儿,打量谁看不明白似的,她还就不信了,这是事儿苏排兵不知道?所以这后半句她是看着陆玉荣说的。

自然,在旁边站着的苏排兵更尴尬了,偷鸡不成蚀把米,说的就是他们两夫妻。

“都散了吧,赶紧回家去吧,一个个的也不嫌冷。”苏大花作为村干部,处处都要起到带头作用,她也不看热闹了,再不走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呢。

可是,村民们就好趣儿,看着演出都落幕了,你们不走,俺们也不走,就围着等着,等你们走了俺们再走,唯恐漏了热闹。

当事人之一的苏金华,十分不甘,求救的看了眼她爹,又十分不舍的看了眼顾七,那眼神要多幽怨有多幽怨,好像顾七是负心郎似的,气的顾七想吐。

“还不赶紧滚回去!丢人的玩意儿!”苏排兵喊道。苏排兵虽然心有不满,但还坚强的装好人,试图摆脱尴尬。

九宝早被他们磨叽烦了,说道:“他们不走,咱们走,跟她们站一起,恶心。”说完,抓着小木说:“小木,你今天去我家吃饭,咱们走!”

“吆吆吆,瞧瞧······瞧瞧,队长啊,你看看关小木这小狼崽子,你对她可不薄啊,可这白眼狼,现在帮着别人陷害你闺女了,被咬一口了不是?”

小木一听有人提到自己,声音还挺熟悉,转过头一看:哎迈,这位属王八的,咬住就不松口了,这怎么又来了?怎么哪都有她?正是关老太,她还站在人群最前面,身后跟着的是关二虎几个,个个一脸的幸灾乐祸。

关老太这话就是挑拨离间,给苏排兵家拱火呢。

苏金华马上反应过来,气势汹汹的来到小木跟前,一张五花肉似的脸更丑了,拿手狠狠地一指小木的小脑袋,恶狠狠地小声说道:“小贱种,和你娘一样是个下贱胚子,都怪你这张下贱的嘴,你等着,早晚早晚拔了你下贱的舌头。”苏金华那恶毒的眼神,那阴狠劲儿,赤裸裸的,说到最后,居然忍不住抬起手来,对着小木的小脸就打下来了。

“哎!”九宝叫道,“你敢!”

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就见小木不等她巴掌打到脸上,早一屁股就坐地上了,尖细的小嗓门叫了起来,“啊啊啊啊······啊啊啊啊啊······救命啊!救命啊!你为什么要抜我的舌头啊?我好怕啊,你的脸也不是我打的,干嘛要拔我的舌头啊?啊啊啊······啊啊啊啊啊······我好可怜啊啊啊啊······”关小木一边说,一边大哭,大颗的眼泪小喷泉一样喷出来了,那情形,好不可怜。

全体围观村民一起懵逼:什么情况?苏金华干嘛要拔小木的舌头?她也太恶毒、太胆大了吧?

小木这一大声的哭喊,刚才没听见苏金华对小木说什么的、想知道苏金华对小木说什么的,都听了个八九不离十。好多人看着小队长,一脸的意味不明。

“你敢打小木,我看你个贱人是皮子紧了,刚才挨打没挨够是吧?你找打!”说完,九宝露出小爪子就去抓苏金华的脸。

“九宝,住手,她刚才没打到,你就别添乱了。”苏大花一边拦着九宝,一边说。

“可是,这丑鬼欺负小木!”毛蛋正站在小木身边,他可看不出来小木是演节目,小木大哭,毛蛋当真了,很义愤填膺。

“队长,你赶紧管管你家闺女,不添乱行不?赶紧领回家去,不嫌丢人吗?”苏大花说道。

苏排兵阴沉着脸,也是疑惑地看了眼小木,欲言又止。

“爹,就是这小贱胚说慌了,她为了巴结顾家人,就胡说八道,都是她害了你闺女,咱不能饶了她。”苏金华仍然挣扎着。

“啊啊啊啊啊······我好可怜啊,爹死娘嫁人啊!我个小孤女没人管啊!啊啊啊······啊啊啊·······爹啊!我好可怜啊,啊啊啊······啊啊,她就欺负我啊,明明不是我打她,她就赖我啊,她又打我又骂我啊!她还要拔我舌头啊,我好害怕啊!啊啊啊啊······爹啊,我是全天下最可怜、最可怜的小可怜啊!啊啊啊······啊啊啊······,爹啊,你要为我做主啊,有人敢来欺负我,你晚上就去找她啊!你不能不管我啊!啊啊啊啊啊啊······”

小木突然一番大声哭嚎,没有预警,直接上手,小童音里还加了精神力,穿透力极强,周围的每一个人不想听都不行,不但听了,还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,魔音绕耳、毛骨悚然啊!尤其是最后那句:爹啊,你要为我做主啊,······你不能不管我啊······你去找她啊······

加了精神力的声音,没有异能的人听了,必然不得劲儿,农民本来就迷信,这回个个都忍不住四下里乱看,怎么都有点小心虚。

小木要的就是这个局面,苏金华一次一次的挑衅她,她给她攒着,攒够了就打一顿,打一顿不行就打两顿。这会儿还敢骂她娘?在小木心里,即便赵美不是东西,也不能让你骂的那么难听,这不,开撕了。

“哎迈,小队长,你家闺女真行,就知道欺负人家没爹没娘的孩子,你还是干部,太缺德了,我看你还是别干了,都不够丢人的。”一个穿着大棉袄,戴着狗皮帽子的男人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小木看出来这人是苏排兵的对头,暗搓搓的给他点了个赞,赶紧接着哭诉:

“呜呜呜,苏金华欺负毛蛋,被九宝打了,可她不敢找九宝算账,就欺负我,把气都撒我头上,她就是欺软怕硬!我就说了句实话,怎么就该拔舌头了?呜呜······拔了舌头怎么说话啊?啊啊啊·····?”又大哭,“难道她是要我说假话?我阿爹说:小孩子不能撒谎!”

苏排兵直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重生年代之手里有矿
重生年代之手里有矿
关小木从灾难极深、病毒肆掠的末世再次穿越回去,回到了缺衣少食的的七十年代,这里也没灾难,也没变异生物,虽然有想像将近的贫困,和源源不断地不断地的极品!没关系,嘛咱们运气好,咱们是带着矿来的。小木最终决定做一条快乐……的小咸鱼。矿咱不停地的挖,极品按到打!日子过的切记太悠闲自在。虽然生活艰苦、极品不断地,小木依旧会觉得悠然自得,她努力努力耕耘,积极向下,这不,都属于她的美好的人生正向她招招手。接着,小木就听见沉重的、有频率的“咔咔”的踩在雪地上的脚步声来到了近前。接着小木就闻到一股奇怪的、混合的味道:烟酒的、泥土的······味道在自己的鼻子底下。。…